光辉de羁绊

请照亮我们最黑暗的时刻。直至一天,万众一心!

红儿生贺文(1)

天空是一片心旷神怡的蔚蓝,柔软雪白的浮云轻飘飘的漂浮在其中,像极了缥缈的云裳羽衣。
这是七月的第一个早晨,有着灿烂却不灼热的阳光。
是个极好的开始。
……所以说,这么美好的一天却只能待在老屋里整理落满灰尘的旧物,她还真是不幸呢。
无意间碰翻了某个脏兮兮的老盒子,被瞬间弥漫开来的颗粒呛的不停咳嗽的宋晓雯如此想到。
“啪”地一声,宋晓雯有些赌气似的把害得她咳嗽的“罪魁祸首”——一个明显有些年头的木盒子拍在桌上。她倒不怕这是什么有价值的古董,这个屋子里面的东西其实早就在去年整理过一遍,有价值易碎的早就被收起来放在另一个地方,剩下的只是些从前用过的老旧的杂物而已。
如果不是这个老屋快要被拆掉,这些东西怕是要在这个光线昏暗的房间里一直落灰、发霉。
宋晓雯揉了揉鼻头,它到现在还有些发痒,这都亏了那些颗粒物的福,然后伸出另一只手打开箱子上的扣子。
扣子有点生锈了,打开的动作受到了阻碍,不过也多亏了这样刚才被打翻的时候里面的东西才没掉出了呢。宋晓雯这么想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烦躁,手上力气不觉加大了些。
盒子被打开了。
里面的东西的确就像她想的那样,无非是些没什么意思的小东西……
“咦?”
宋晓雯眼尖地从一堆杂物间发现了一张有些泛黄的小纸片,翻过来一看,是张过去的黑白照。
照片上是对挽着手的年轻夫妻,中间站着一个穿着长衫的小孩。
男才女貌,小孩也长得颇为秀气,只是……
总感觉和这对夫妻长得不太像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她错觉吧?
宋晓雯为自己刚才充满了狗血气息的脑补愧疚了一下,又猜测起照片上的人的身份。
她见过爷爷奶奶年轻时的照片,就算那个时候的摄影技术有些失真,也明显和照片上的人不是同一个。
那么,是太奶奶和太爷爷?也不对,年龄对不上。
三爷爷的话,她记得因为英年早逝的关系,所以虽然娶妻却没有留下任何子嗣。
宋晓雯苦思冥想了一会儿,心里有个猜测逐渐冒上水面,她却有点不敢置信。
“会是二奶奶一家吗?”她小声嘀咕着,疑惑犹在,可比起家里保留一个外人的照片,她更愿意相信这是爷爷偷偷保留的因为某些关系早已断了联系的二奶奶一家的照片。
二奶奶呀……
那还真是一个……帅气的女子。
宋晓雯看着照片,楞楞的出神,思绪飘到了很久很久以前。
她小时候,爷爷偷偷抹着泪,趁太奶奶不在,讲述那些有关二奶奶的往事。
烽火四起,尸骸遍地,那是个血与泪并存的年代。

未完,待续不知道什么时候。

本丸的大家以后见吧

因为学业的关系得断网很长时间呢。
所以今天,应该是这个学期的最后一把吧。
明明这样很奇怪,但还是和本丸里的大家告别了。
真的很怪,不过或许这是我最后一次登录了。
怪就怪吧。
毕竟我是个喜新厌旧的人嘛,指不定这几个月里就喜欢别的什么了,不再玩刀剑也不是不可能的。
试着捞了回爷爷,这回鹤ball竟然没有给我绕路——不过也没捞出来就是了。
打了把超难嗯,依然没有阿尼甲。
把所有资源拿去赌刀,出了鹤ball三号机。
二号三号都连续在这两天出呢……
忍不住就产生了“鹤球这是在向我告别嘛”这样的想法。
不过还是不可能的吧……
看到300小激动了下,以为萤总也要和我告别下,不过显然是我多虑了……
不过也正常嘛,虽然是我早期出的两把四花,我比起萤总还是偏心鹤球呢。
没锻刀爷爷。
蛮可惜的。
希望这是个短期的告别。
ps:清光小天使我也是爱你的么~

本来只是想完成课业……@
今早十点左右都出的。两只一起,all350。
近侍厚藤四郎。
其实看到400,我是满心期待爷爷的,结果出了他……好吧也蛮好的。
附赠鹤丸二号机。

联战队,的确是个爆真剑的好地方√
然而我家鹤ball一直没爆【失望脸】
甚至连血都没掉过一滴……
明明萤总等级最高都跪了呢。
虽然我家鹤ball总喜欢把我带沟里,但从某种意义上也是个欧洲鹤吧嗯。